郎咸平与前女友再打官司:900万是借款还是不当得利?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14 17:31

郎咸平与前女友再打官司:900万是借款还是不当得利?

2018-05-14 17:16来源:公司深读

原标题:郎咸平与前女友再打官司:900万是借款还是不当得利?

围绕着郎咸平与前女友的900万元的“情债”官司,持续四年仍未打完。不仅如此,郎咸平的儿子和儿媳也被卷入进来。

“公司深读”获悉,5月8日,上海高汉新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高汉新豪公司”)与上海馨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馨源公司”)的不当得利纠纷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再审开庭。

高汉新豪公司和郎咸平之子郎世玮、儿媳尤珺关系紧密。工商信息显示,尤珺持有高汉新豪公司33.33%的股份。

公开报道显示,郎世玮为高汉新豪公司创始人之一,并曾担任该公司总经理职务。

馨源公司在2016年12月之前是一家以缪洁晶为法人及唯一股东的自然人独资公司。公开资料显示,缪洁晶出生于1980年,早前曾在长江商学院工作;2011年至2013年间,她曾与郎咸平交往过。

两人分手后的2014年,郎咸平与缪洁晶因为一笔900万的贷款,对簿公堂。

公司深读获悉,这起官司剧情复杂,双方互相起诉,一打数年。时至今日,双方仍争执不下。

纠纷案已持续四年

2011年,郎咸平想帮时任女友缪洁晶在上海买房,但手头现金不够。他以个人名义和馨源公司之间签订了一份古董买卖合同,并用这份合同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浦东支行申请了个人消费贷款900万元。

2012年,暂时还不上这900万银行贷款的郎咸平,以借新贷还旧贷的方式,先从高汉新豪公司拆借了900万元还给银行,并再次和馨源公司签订了一份古董买卖合同,凭借该合同再次从民生银行浦东支行套取900万元个人消费贷款。

民生银行直接将贷款打到了合同卖方馨源公司账上。到账当天,馨源公司即将这笔钱打给了高汉新豪公司,没有注明打款理由。

2014年,和缪洁晶分手后的郎咸平,想要回当初帮缪洁晶买房的900万元钱款。

郎咸平方面以“签订古董买卖合同后,馨源公司没有发货”为由,将缪洁晶及馨源公司告上庭,要求馨源公司归还900万元及利息损失,并且缪洁晶对还款负有连带责任。

2015年11月,郎咸平的两项诉求最终得到了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的支持。

2016年,缪洁晶一边向法院申请再审,一边以不当得利为由,将郎咸平儿子、儿媳控制的高汉新豪公司告上法庭,称高汉新豪公司2012年从馨源公司得到的900万元款项为不当得利,要求高汉新豪公司归还900万元及利息损失。

一审和二审法院支持了馨源公司的诉讼请求,要求高汉新豪公司归还馨源公司900万元不当得利,并补偿馨源公司利息损失172万元。

判决文书显示,2017年5月,高汉新豪公司因无履行能力,被法院冻结了银行账户和投资股权、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高汉新豪公司相关人员被限制消费。

5月8日的再审,围绕着高汉新豪公司是否从馨源公司有不当获利展开。推动再审的新证据,在于“2017年10月,儿媳尤珺在从郎咸平家中“偷出”的银行流水账单”。

此次再审中,双方律师对高汉新豪公司是否从馨源公司有不当获利进行了辩论,高汉新豪公司律师以郎咸平的银行流水单为新增证据,力图证明馨源公司打给高汉新豪公司的900万元并非不当得利,而是对此前借款的还款。

“公司深读”获悉,庭审时,郎咸平及缪洁晶没有到场,双方代理律师一致对此前郎咸平与馨源公司、缪洁晶之间买卖合同纠纷案的判决表示质疑,并且请求法院能对该案判决结果进行纠正。

“否则只是错上加错。”双方律师一致表示。

套取银行贷款为女友买房

据高汉新豪公司和馨源公司的不当得利纠纷案相关公开判决书,馨源公司律师称,2011年,郎咸平第一次与馨源公司签订古董买卖合同,并以该合同向民生银行上海分行浦东支行申请了个人消费贷款900万元。

根据律师表述,这起交易中,并没有产生真实的古董买卖交易,900万贷款的真实用途是郎咸平用于帮缪洁晶购买房产。

5月8日的庭审上,馨源公司律师向法庭出具了郎咸平为缪洁晶买房的购房合同及发票的复印件。

该律师称,这份签订于2011年底的合同中,郎咸平为缪洁晶购买房产的首付费用为925.55万元,房产的开发商为上海鼎固房地产公司。

该律师表示,2011年11月,民生银行浦东支行将900万元款项分为500万元、400万元两笔打入了合同卖方馨源公司;这两笔钱被缪洁晶及馨源公司财务人员取出,用于支付购房首付款。

有文件显示,首付余款25.5万元于2011年11月28日由郎咸平账户直接打给了缪洁晶账户,随后又由缪洁晶账户转入了上海顶固房地产公司。

借新还旧,儿子公司帮忙打款

2012年,郎咸平第一次向民生银行浦东支行申请的900万元贷款即将到期。有说法称,彼时郎咸平手头“比较紧张”。

据(2017)沪02民终384号判决文书等其它材料,为偿还贷款,郎咸平采取了以新贷还旧贷的方式,找儿子、儿媳拆借资金偿还民生银行贷款,再用新的买卖合同从银行申请新贷款。

上述判决文书显示,2012年7月12日,郎咸平与馨源公司签订了第二份古董买卖合同。

合同称,郎咸平向馨源公司购买铜质佛像、铜质上师像、西藏阿里地区佛像、程丛林画作、清螺钿红木家具七件套等,共计货款1600万元,合同约定交货时间为2012年7月30日。

该合同签订后,郎咸平向民生银行浦东支行办理了个人消费贷款申请。

5月8日,高汉新豪公司律师在再审庭上明确称,这些古董都是郎咸平本来就有的,拟这样一个合同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获取银行贷款。

有证据显示,2012年8月至10月间,高汉新豪方累计打款给尤珺922万元。期间,尤珺及高汉新豪公司共累计打款给郎咸平900万元。

在郎咸平收到尤珺及高汉新豪公司的款项后的二至三天内,民生银行浦东支行就先后分三次向馨源公司账户放贷900万元。而在馨源公司在收款当天,将三笔钱款共计900万元打入了高汉新豪公司,并且未注明用途。

如此看来,整个资金流转过程中,郎咸平并未拿出任何现金。虽然买卖合同属实,但真实的古董交易并未发生,而郎咸平却成功地再次完成了900万元的资金腾挪。

感情生变,郎咸平追讨购房款

2014年,郎咸平和缪洁晶的感情发生了变故。

“公司深读”查到了(2014)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978号、(2014)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1270号这两份落款在2014年5月、6月的法律判决书。

判决书显示,郎咸平曾汇款给缪洁晶、其亲属缪克宁在上海市松江区、静安区各购买了房产,涉及款项至少500万元,感情破裂后,郎咸平开始找缪洁晶及其亲属追回购房款。

另据(2017)沪民申1646号裁判文书透露,郎咸平和缪洁晶之间的赠与合同纠纷系争款项高达2400万元。

2014年5月4日,郎咸平将馨源公司和缪洁晶告到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

郎咸平一方称,2012年7月买卖合同签订后,自己向民生银行办理了个人消费贷款,银行已经将900万元打给了馨源公司,但馨源公司并未履行发货义务,因此请求法院解除买卖合同,判令馨源公司返还货款900万元、支付相应利息,并要求缪洁晶对上述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馨源公司辩称,公司在收款当天已经按郎咸平指示将钱转付给了高汉新豪公司。该公司实际管理人是郎咸平亲属,因此郎咸平是这900万元贷款的实际使用者。

2015年4月20日,宝山区法院一审认为买卖合同真实有效,馨源公司未能履行合同中约定的交付货物义务属实,对馨源公司的抗辩理由不予采纳,判决馨源公司于判决生效十日内返还郎咸平900万元及利息,未支持郎咸平其他请求。

郎咸平不服判决,上诉至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2015年11月20日,上海市二中院终审认为,馨源公司属于一人有限责任公司,缪洁晶无法证明其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因此判决缪洁晶对馨源公司的还款义务应承担连带责任。

2015年12月4日,郎咸平向上海市宝山区法院申请执行判决,要求馨源公司、缪洁晶支付欠款人民币959.38万元及利息。

2016年6月6日,宝山区法院下达执行裁定书称,执行通知下达后,缪洁晶、馨源公司一直未能履行,查明缪洁晶的房产正在评估、拍卖中。由于执行时间较长,故执行程序终结。

缪洁晶对该终审判决不服,上诉至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2016年9月8日,上海市高院发布民事裁定书称,原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所作判决并无不当,驳回了缪洁晶、馨源公司的再审申请。

前女友反击,郎咸平之子公司财产被冻结

在和郎咸平的买卖合同纠纷中败诉的缪洁晶,将火力对准了掺了一脚的高汉新豪公司。

2016年,馨源公司以高汉新豪公司不当得利为由,将高汉新豪公司诉至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高汉新豪公司归还不当得利900万元及利息。

这次官司中,缪洁晶称,银行打款至馨源公司的900万元是和郎咸平的买卖合同的贷款,而非过桥资金,高汉新豪公司没有合法根据的情况下从馨源公司取得这笔钱款,构成了不当得利。

一审中,为了证明从馨源公司获得的900万元并非不当得利而是还款,高汉新豪公司向法院提交了三份分别签订于2012年9月3日、9月7日、10月29日的《借款协议》,出借人均为高汉新豪公司,借款人为馨源公司,第一份协议担保人为尤珺,后两份协议担保人为郎咸平。

三份借款协议的金额分别为250万元、400万元、400万元。协议中明确约定了借款期限、还款方式等内容。

馨源公司的律师辩称,这三份合同均是郎咸平为了应付馨源公司的抗辩,和高汉新豪公司联手炮制的。

一审中,虹口区人民法院认为这三份《借款协议》上的印章为真,因此确认了协议的真实性。但因协议明确约定款项应由借款方高汉新豪公司直接打到馨源公司账户,而实际上高汉新豪公司是转款给了郎咸平,没有证据显示款项最终进入馨源公司账户,因此《借款协议》并未实际履行。

据此,高汉新豪公司从馨源公司处取得900万元构成了不当得利,判决高汉新豪公司归还馨源公司900万元及利息损失172万元。

高汉新豪公司不服判决,上诉至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7年3月17日,上海二中院终审认为高汉新豪公司的上诉新增证据不充分,故维持一审判决,驳回了高汉新豪公司的上诉。

2017年5月5日,虹口区法院向高汉新豪公司发出执行通知,但高汉新豪公司向法院报告公司只有其他公司股权,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无能力履行付款义务。虹口区依法冻结了高汉新豪公司名下银行账户和投资股权。

2017年8月24日,虹口区法院发布执行裁定书称,经过财产调查,未发现高汉新豪公司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经过馨源公司同意,终结了执行程序。

“公司深读”获悉,5月8日庭审中,高汉新豪公司律师称,这一系列纠纷使得郎咸平与尤珺关系恶化。

该律师表示,郎咸平和尤珺“闹掰”之后,尤珺趁郎咸平家中人多杂乱,翻找出了郎咸平银行账户的流水单。随后,高汉新豪公司向上海高级人民法院提请再审。

2017年10月24日,上海高院发布民事裁定书称,同意高汉新豪公司的再审请求,指令上海市二中院再审此案。

5月8日的庭审上,高汉新豪律师称,从流水单的交易时间可以看出,郎咸平在接收了从高汉新豪公司取得的多笔共900万元钱款后,都马上用来还了民生银行,紧接着又从银行贷款并由银行放款给了馨源公司,再由馨源公司还给高汉新豪公司。高汉新豪公司希望以此证明郎咸平确实已将该900万元转给了馨源公司。

“公司深读”获悉,由于当日庭审双方当事人均未到场,调解无法进行。同时,由于法庭还需确认证据真实性等原因,也没有现场判决。

法庭辩论终结后,在审判长询问双方委托代理人最后意见的阶段中,再审申请人高汉新豪公司和被申请人馨源公司的律师均表示,此案是由于郎咸平和馨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判决错误才引发的,双方律师均恳请法院能重审前案,否则再次宣判也只能是“错上加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